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故事

温柔的背叛 小河蚌全文阅读免费

“千羽。”飘渺的声音隔空传来,一如既往的清冷和神秘。“唔?••••••主人。”

博狗NBA,欧冠外围投注平台,博狗网上娱乐网址多少?澳门博狗网上赌场_唯一国际网址:www.bogoupoker.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温柔的背叛 小河蚌全文阅读免费

“千羽。”飘渺的声音隔空传来,一如既往的清冷和神秘。

“唔?••••••主人。”

“身为人,你终究还是有所欠缺。”平静的语气里看不出表情,“还是说你只是,更愿意做一个木偶?”她的表现,终究和木偶,没有太大的区别。

该说是太自律,还是太乖巧,始终是这样一副连高兴和不高兴都不去努力分辨出来的样子——这样的她在他的游戏里,太过无趣。

“••••••”女孩既没有垂眸,也未辩解。只是抬起头,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人形。

高兴与不高兴的事吗?

忽而转动眼睛,灿然微笑了起来。像这样微笑的话,是不是就一定是高兴了呢?

很多时候,这种困惑都让她感觉大脑一下子很空白,像缺少了一块一样令她烦躁,所以为了避免这种麻烦的情绪,她永远不会去多想这些事。

“命运的齿轮即将开始旋转,吾膝上的玩偶啊。吾至少赐予你高兴与难过的权利••••••尽管栖于吾膝,但你拥有作为人的这份荣幸。”低下头蹭蹭千羽光洁的额头,“以后的旅程可能会更有趣,千羽,我可爱的玩偶啊,千万不要让我感到无趣••••••”轻若羽毛的呓语语调柔和,但表面之下的深意却让人发寒,而他嘴角的微笑,意味深长。

然而他怀中的玩偶眼波平静清澈,嘴角的微笑丝毫不受影响。

永久的消失吗?

其实,无所谓呢~~~就像一件根本不会理解其深意的刀摆在面前,因为不了解那种痛苦,所以不会产生恐惧。

······似过去很久,四周静然。

————————————–梦境终———————————–

揉着眼睛,千羽自梦境中缓缓回神,窗外的阳光透过玻璃在桌子上洒下一层灿然的金晖。呆呆注视着这片沉光,她伸出手指,轻轻划动眼前金色的薄雾,抿抿唇露出一个浅笑。

“睡醒了吗?”旁边的雏田见她很缓慢的睁开眼睛安静发呆似还未睡醒的模样,轻轻开口,顺道替她理了理柔软的头发。千羽永远是这样,很像个精致安静的娃娃,让她不自觉的想要去照顾,去关心,而那个安静满足婴儿般的微笑,总让人的心很柔软呢。

“唔~”察觉到目光她缓缓的转过头,看到雏田正在看自己又向她灿然的一笑。

雏田莹白的眼睛眨了眨,也回了一个笑容。

“雏田的眼睛很好看,”泛着水气的眼睛打了大大的个哈欠,“今天早上我看见过同样的眼睛哦~~~”

“恩?是吗?千羽是在哪里见过的呢?”雏田睁大眼睛看着她,等着他的答案。

“在来学校的路上。唔~让千羽想想哦,那个少年的头发很长,是很漂亮的黑头发!”千羽努力的回忆,早上练习后来学校的路上有见过一个很眼熟的少年,对方没有发现自己,但自己有注意到他和雏田一样的眼睛,“那个人,是雏田的家人吗?”

白眼、黑色长发,一瞬间,少年带着仇恨的目光出现在脑海中——雏田莹白色的眼睛一瞬间黯淡了下去,“恩~~他是我哥哥······”

“为什么难过?”千羽眨眨眼,盯着雏田忽然开口。

“我和他,有一些很麻烦的误会,他大概永远不会再原谅我了······”语气渐渐轻了起来。

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握了握自己的手,雏田抬头,看到千羽难得认真的表情,“不要难过哦~~~永远啊,只有被时间遗弃的孩子才可能有永远改变不了的事呢。他一定会原谅你的!所以请不要难过。”

莹白的眼睛的女孩看着对面女孩的眼睛,有些怔忪。那个人,真的还肯原谅自己吗?他是那么的憎恨着命运,也那么的伤心与无力。而自己,什么也做不到。不过,迅速眨掉眼中的水雾,“恩!他一定,会原谅的!”原谅自己,原谅家族,原谅命运,也原谅与放过他自己!

她一直希望他能快乐起来获得幸福,她自己也会更努力的勇敢起来!

“恩!”千羽再次笑开,“鸣人也是这么想的,对吧?”将头转向雏田身后。

“恩!”听到她们讲话刚刚走过来的鸣人立刻扬起大大的爽朗笑容给出一个十分肯定的答案,“他要是不答应,我就揍到他同意为止~~~”很自大的话却并不突兀。

为鸣人的忽然出现惊了一下的雏田闻言白皙的脸飘起两朵可爱的红晕,低了低头,“谢、谢谢~”

一个愉快的上午就这样过去了。

走在傍晚的路上,千羽抱着召唤出来当玩偶缩小版的蓝儿,逛着街上的各色小吃。

忽然怀里的蓝儿不老实的拍起翅膀,努力朝千羽向前方示意。千羽抬眼向前看去,就看到一身黑衣的少年正安静的站在喧闹的街道上,微微仰头,不知在想什么······额,她的蓝儿好聪明唔,已经认住他了吗?

“大哥哥已经醒了啊~~~”走上前去,千羽眨着眼睛看着眼前沉默的人。

少年正注视着上方的阳光表情沉默,手心在膝上张开,脸上蓦地划过的一丝极浅淡的阴霾••••••正是刚出院的宇智波鼬,他已经站在这里很久。灿烂的阳光却在忽然之间让他产生了一丝不习惯的僵硬感······

真是刺眼的存在呵,阳光,光亮灼然如白炎,仿佛就会这样将人心底的隐秘一点点蒸发。在身影融入黑暗后,这颗心所能剩下的阳光,无疑更加稀薄。他极力去做一个好兄长,将自己的那份温柔尽数抽离于黑暗。然而这种温柔,严峻到令他自己看不到一丝光亮,是一种真正用和蔼可亲覆盖住阴影与黑暗的温柔••••••

在察觉有人向自己靠近的一瞬,身体仍是不动声色的警戒起来,少年自然地转过头,朝着身后的女孩看去。

“有什么事吗?”唇边勾起极浅的弧度,温润如玉。

那个微笑落在千羽眼里,却散失了它温暖的本意,散落在空气中不再有任何热度。

那是种长年累积下的不动声色,是已经称得上本质的沉稳内敛。

人的心都只有那么小那么小,只够把温柔投放于心底最重要的那个人身上,至于对其他人的那份不必要的温柔,早在很久前就已经被自己亲手埋葬在黑暗里,不是吗?“你有什么事吗?”其实他大概知道,那天是她救了他。其实他也以为,她真的就会那样走开,毕竟她的态度······

“是很重要的事••••••千羽有东西送给你哦~~~”千羽歪歪头目光向下偏去。

鼬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她怀里那只看上去很奇怪很柔软的蓝色动物,这个,是通灵兽吧,是要送给自己?

“不是蓝儿啦~~~~这个,是上次你送给我的那种丸子哦!”女孩从背后不紧不慢的拿出甜食,献宝一样在他眼前开心地晃了晃。

看了眼她手中的丸子,鼬没有伸手去接。转而将沉静的目光停留在女孩的一脸纠结的神情上——女孩小小的脸此刻挂满了正在痛下决心的肉痛!

“丸子,是送给大哥哥的!”恋恋不舍的目光停留在丸子上,女孩努努嘴,懊恼的语气不知是在对他说还是说给自己听——拿着丸子的手伸出,又迅速缩了回来,又加了一串再次伸手,再缩,最终一咬牙,三串都递了过去••••••大大的眼睛泛着泪花看向鼬。

给了,她给出了,••••••哎~~明明之前都下了决心,结果到最后要送出的时候,她还是会觉得难过啊~~~~~她的丸子,呜~~~~~

看着女孩一系列的动作,鼬还是不免无语了下。甜食,真的这么重要?

当然,这个问题要是丢给千羽,她绝对会回答:甜食就是她快乐的全部!

“••••••大哥哥?”见他没接,千羽不舍的看了眼丸子咬咬牙,坚持递了过去,“不开心的话,有甜点吃就不会不开心了!”语气坚定!她一直坚信甜点是力量之源!

“••••••”漠然的注视着那双看着自己的眼睛。这种解释还真是••••••他的心情,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看穿?然而女孩真诚的眼神为自己而焦急的样子,俨然是一脸孩子气的纯粹善意,莫名的固执与认真。

“你叫什么?”宇智波鼬沉默了一响,缓缓抬起了眼睛。真的只是孩子么?

“千羽,呵,我叫千羽。”千羽弯弯眼角,被团子的哥哥奇怪的眼神盯得莫名,“怎、怎么了?”那双不动声色中带着打量的眼神像一把冰寒的刀,她这样接近自己,到底有什么目的。

“没什么。”语气淡然,“千羽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也许是那双眼睛太过纯白,自己意外的多话,心底却总有一丝对这种纯白的质疑与排斥。

“当然是甜点啊!”不假思索就给出回答,“不过,你受伤了,所以这三串丸子都给你好了。”有甜点吃的话伤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她是这么想的。这样也就算帮助他吧?

“是这样么?”确实是不会产生担忧的重要事情啊••••••非人非物非事件,自然不用担心失去与受伤害。

“唔,不过。看到大家的笑容,会很开心!”唔,他们的笑会让她产生想去体会这种情感的想法,很新奇。

“这样啊······”问出一个似乎不需要回答的语气词后少年再次陷入沉默。

“所以,团子的哥哥要微笑哦,不止给别人看,还要给自己看。小草小花他们就没有能笑的眼睛呢,尽管他们很努力的将脸仰起向着阳光!”她自己也是这样呢••••••“在想笑的时候笑,不会很累~~~”

······

很多很多日子就像五色羽毛的鸟扑闪着翅膀哗啦啦的飞过去。

千羽接近团子的目标终于初步完成,她总算是很成功的收获到与两只团扇的相遇。

“鼬哥哥!”娃娃音从很远的地方就传了过来,千羽一路小跑过来,一步、两步、三步••••••然后,“砰!”的一声华丽的扑街了,临摔倒之前还不忘先将手中正在吃的甜点举高。

“笨蛋。”走在兄长旁边的佐助毫不客气的出声。

“喂!”千羽抬起眼狠狠地瞪他。听他这样说,她很不开心!尽管她此刻还未褪去的蚊香眼毫无战斗力可言。鸣人说过,要敢于表达自己的心意。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才不怕他!

“切~”佐助在看到兄长向她伸出手后别扭的别过脸。“没事吧?”少年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千羽茫然的看着正瞪着她的佐助点了点头,“团子?”他瞪自己干什么?

“你说谁是团子?!”某只立刻扎毛!

“唉?不是你么?”眼神因为对方没有理解自己的话而更加迷茫••••••

“你、你你••••••可恶!”团子涨红了脸,用眼神无声加大瞪着她的凶狠度。

身旁的鼬看着两个孩子一直保持沉默••••••淡然无视这段路程就这样变成三人行。

“尽管不讨厌其它味道,但还是最喜欢甜了!”嘴角微微向上抿起的女孩跟在他们身边眨巴着大大的似泛着迷雾的的双眼一脸殷切的看着眼前的甜食屋。

“哼~”蓝色上衣上印有团扇标记穿着黑色短裤的小男生不屑的转过头,手紧紧握着兄长的手。郁闷着今天兄长好不容易有空陪他练习,为什么会遇到她!

鼬看了眼一脸莫名的千羽,又看了看自家弟弟,没有说话。两个人一样都是小孩子,只不过区别是,佐助是渴望鼓励肯定的小孩子,而千羽,性格孩子一样单纯,却不需要宠爱。

留意到女孩经常笑弯的眼角,“千羽看上去总是很高兴。”鼬忽然淡淡的说了一句。

“因为看到甜食就觉得很开心啊~~~”千羽说着点点头。

此时的少年,因为极度的优秀,业已化喜怒哀乐为不动声色,习惯于冷静的将所有压在自己的内心,像一株小草一样沉默的将所有封闭于心里。

他像一座孤寂沉稳的巉岩,始终坚定自己的意念行动存在于世间,却从不想,也不愿将身上的情感分担一份给别人。就是这样,冷漠而温柔。

然而这份究极的温柔与才华,终是于日后在无奈的命运里被推向悲剧的绝路••••••

是夜,月凉如水。

在发现树林里传出的一丝不寻常的气息后,暗部少年警戒干练的向目标缓缓逼近,已是深夜,洒在地面上的月光亮白皎洁,然而少年的身侧却始终都笼罩着一道浓密的阴影。

在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的情况下蹿上树隐蔽起来,却有些诧异的看到——那个落在树梢上身影的主人正睁着亮亮的眼睛望着头顶又大又亮的月亮!而她脸上的表情,异常安静,却十分快乐,悠闲到使人莫名,也莫名的使看到的人心境柔和了起来。

“你在这里干什么?现在很晚了~~~”少年稳重地出声。

而女孩似乎早已发现他的存在,也不回头,眼睛在仰望下盛满莹亮柔和的银色月光,使他看的不真切,“鼬哥哥啊,我在听风的声音••••••”

明明是很寂寞的姿势与话语,但女孩的语气,却是十足的放松与愉悦。她在听风。

“唔,那个••••••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鼬哥哥,你可不可以不要跟卡卡说我十点之后还没有回家这件事?”像忽然想到了什么,千羽转过脸来看着他。

鼬没有多想就点点头,他既然已经看出她有自保的实力,她的监护人卡卡西那只狐狸就更不用说!不过,

“你在听风······风,在说什么?”清冷的男声像往常一般没有一丝的波动起伏。他和卡卡西,都是只有在摘下面具面对特定的人的时候才会有不冷酷的表情的人。

如他们,戴的面具已经太多,几乎自己都无法分清究竟微笑是面具还是冷酷才是假象••••••

卡卡西他在意外的情况下选中这么一个孩子来保护。这样的一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孩子的她,又会有什么特别之处么?

“唔?•••在说什么吗?”听到问题千羽闭上眼睛,认真捕捉着四周的声音。然后在几分钟后,又缓缓睁开眼,带着些许迷茫些许无奈些许失落,“它们什么也没说啊••••••风会说话吗?”

“!”果然和他听出来的一样啊,这个答案。即然这样,你在听什么?!他冷淡地看了她一眼。不自觉间已经将疑问说了出来••••••

“在倾听安静啊~~~不论是风、星星,还是月亮,它们都很安静。明明看上去很近,但却隔着亿万光年,它们就这样各自散落在宇宙的一角,安静的面对着彼此。尽管很安静,但它们不一定寂寞不是吗?习惯了安静的生命,就不会再觉得寂寞。”少女偏过头看着满天星斗,像在自言自语般专注。

“我曾经和它们一样哦,尽管现在的我也很喜欢安静,可是当鸣人他们的说话声与笑声传来时,我一点也不觉得会很不习惯,同样喜欢,听到他们的声音,看到他们的笑容。”

“而且现在的我,还可以发出声音。所以想到这些,很开心呢。”星星在女孩眼睛里跳跃着,莫名的产生出一种灵动温柔的朦胧。

“有很多值得高兴的事情啊••••••童话里说,一个刚降生的婴儿几乎得到了所有天使的祝福,孩子的母亲把这些祝福串成珍珠项链,快乐、健康、智慧••••••很多大家喜欢的作为人所要具备的美德都在上面,然而在项链的彼端,却有一份女神的礼物没有送出,所以孩子的项链就无法完整。那个伟大的母亲在其他女神的帮助下找啊找,终于遇到了没有送出礼物的女神••••••呐,鼬哥哥,你猜,最后的一份礼物是什么?”

“是什么?”一直安静听她讲话的少年在她身边坐下,也像她那样仰起头,注视着浩瀚的苍穹。

月光照在他身上,铺陈出一种刻骨的寂寞与沉默的隐忍••••••

四周安静了很久,女孩歪着头似在努力回忆这个故事的后来。

直到他将无声的目光转向她,她才缓缓发出声音,“••••••最后一份礼物,是悲伤。悲伤女神的眼泪是最后一颗剔透的珍珠。也许孩子并不愿意接受它,然而没有它,就不会是完整的人的生命。鼬哥哥的心里,也有这样一颗珍珠,而且很大很大,但鼬哥哥又很安静,所以大家看不见。你把它藏的很好。但是我也想过,如果没有悲伤,很多人可能就不会是现在的自己,所以不管你是否愿意,悲伤也是生命的一部分。但是我希望每个人可以将这颗珍珠寄放在我这里一些呢,这样是不是,就也可以拥有高兴的笑容?”她说的这些,其实无意,不过是注意到他脸上常常闪过的黯然。而她的任务,是完成帮助他这个心愿,其他帮不到,只是讲个听过的故事,也不知是否对他有用。

不过,她是千羽,自然不会考虑像他到底接不接受或他会如何想这类问题,她就是她,很单纯的,在等他的答案。

女孩看着自己的眼睛竟然让鼬有种无处遁形的惶然,然而他终归没有流露出半分表情。就任由那些极轻的话语像羽毛般在月色里静静飘落,在风中激起一丝丝涟漪,而后化作虚无。

“••••••谢谢你。”长久的沉默后,鼬望着千羽孩子气固执的神情淡淡出声。语气却隐隐仿佛有一丝歉意——他必须有自己需要但的使命,所以,命运不允许他把软弱交给任何一个人。他可以自己处理好所有的一切。

“果然是这样啊~~~~”女孩嘟着嘴叹了口气,像看明了他的想法,很早就用手指指了指头顶那盘又圆又大的月亮“那就把它交给月亮吧,月亮很安静,不会说出去的,也不会产生危险。”重新用眼睛亮亮的看着他!

“好。”他看着她,最终还是轻轻点了下头。这种没有理由的坚持让自己放下悲伤,究竟是为什么?然而,在这一秒他确实是放松的,因为星光、月亮、风,还有她孩子气的微笑。

黑暗的夜里,微小的约定也如星辰发出萤火虫般闪烁的光••••••

就在日子一直以这样平淡的步伐进行下去的时候,神说的那个转折,从天突降。

突然的变故使整个火忍村哗然——名门宇智波在一夜间被灭族,素有天才之名的宇智波鼬,叛逃外出,不知所踪。

悲剧这种代码,总令人猝不及防就一败涂地!

千羽收到愿望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后,看到的就是眼前这样一幅景象••••••

男孩睁着空洞木然的眼,残破的目光望向天花板,脆弱的身影一动不动仿佛死去。

千羽望着他,心跳像突兀的停了一拍。

凄红的夜幕在他脑中始终无法抹去——

跪倒在地的男孩涣散的目光几乎被眼前刺目的红所吞噬,绝望、憎恨、恐惧、痛苦、压抑、不甘、混乱在脑海中几乎将他全身的力气抽尽。他弱小的在那人的眼神里抽搐,流泪。

耻辱与痛苦带来的绝望近乎将他在一瞬间毁灭,但可笑可悲的是,他的恐惧却让他独活了下来••••••他好恨!

那种一夜间世界被颠覆的痛苦,让他好恨!那样怯懦的自己,让他好恨!

••••••他要杀了那个人,那个曾经是他最崇敬的兄长的人。这种想法让他每分每秒都忍不住战栗!

既然让他活下来,那他一定要,亲手杀了他!

思绪炸乱,他在几乎令他崩溃的种种想法里一片空白••••••已经,这般无力了么?

“佐助~”千羽轻轻地出声,她知道男孩一脸纠结的神情叫做痛苦。

见病床上的男孩没有一丝回应。千羽干脆一把抓起男孩的衣服用力晃了起来,很突兀就大喊了一声:“佐助!不要死啊~~~!!!”

男孩终于有了零星的意识,木然的看向她。

“不要死去啊!!!······佐助?”女孩声音很轻,却出乎意料的平静。那神情,像在哄一个破碎的娃娃。

“你说谁,死了?”男孩的声音木然机械。

“••••••我是说你这里,不要死去~~~~~”女孩轻轻地很认真地指了指他的胸口,安静的声音飘在病房里有些单薄。

“咳,你!懂什么,”男孩垂下头去,声音像流失尽了所有的力气,良久,才发出破碎而疯狂的声音,“••••••你懂什么?!没有经历过这种痛苦,没有体会过失去亲人痛苦的你,究竟知道什么?!!!恩?!!!!”通红的眼睛像一只抓狂的狮子!佐助朝着女孩不知所措一片纯白的眼睛吼去!

“对不起,”被吼的女孩微垂下眼睑,继而抬起眼看着他,眼睛里清晰的倒印出他的愤怒,声音认真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委屈与莫名的寂然,“千羽不知道。千羽,没有亲人。”玩偶的牵绊一直都只有主人这样的概念。所以体会不到。她帮不到他,连与他一起难过都没有办法。

病床上的男孩愣了一下,继而缓缓将头扭向窗户,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真是,讨厌。

为什么总是像个笨蛋?!总把别人的心情与遭遇当成自己的去难过?为什么不去反驳?为什么在自己也很难过的时候却只看到别人?又为什么现在,只有这个笨蛋在自己的身边?

她和自己,都是被欺骗的最笨的笨蛋!!!!!!

时间一点点在寂静里沉下去······直到隔离的护士与暗部到来下了命令,千羽握着的男孩冰凉的手忽然在她放手的那一瞬有一秒的抽紧••••••她回到寂静的家,遥远的愿望从心底猝然地升起——

【保护所有需要保护的人,变强吧!】

千羽靠坐在冰凉的墙边,缓缓闭上了眼睛••••••变强。

————————————–分界线———————————–

“请您解释!为什么将千羽插入暗部?!”平时懒散似未睡醒的眼睛此刻毫不压抑眼底近乎要燃着的怒火,愤怒、锋利且冰冷。卡卡西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一消息。

对面三代一向稳重的神情此刻也与空气一般凝固在无声透露出几分黯然,沉默着缓缓抬起头••••••她一样是他想保护着的孩子!可是,这一切还是超出了他控制的范围······是他的错。

“千羽的实力被村里的后方势力发现了••••••”语气里透出几丝冷凝与黯然。千羽的事,是他疏忽而没有想到的······宇智波家出了事,麻烦一波接这一波,后防势力为稳定村子更加谨慎也更加变本加厉的想抚平村里的一切不安定力量······

“那些人让她加入暗部,补充宇智波鼬叛逃后人员的空缺。他们已经注意了她很久,而且,千羽她,还没有家族势力的支撑。”年老的语气里,有着深深的自责••••••“我尽了最大的努力,三年,那孩子放入暗部三年。三年后村子不再干涉她。”

“••••••怎么会这样••••••可恶!”银发的蒙面青年猛的发力砸向身侧的墙壁。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所想要守护的,最终都会失去?!

这一切让他如何,去保护他所想保护的她眼睛里的一片纯白?!

••••••

隐于雾气里的男子伸手抚摸着亮白的镜面,目光深邃,一丝诡异的光在他眼睛里流转,仿佛黑色的曼陀罗,危险而华丽。

神抿了口血红色的酒,敛了敛眼底的目光。

游戏,就是要这样才会有趣••••••

蜗牛扑克allnew官网 蜗牛扑克allnewpoker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国际场,allnewpoker官网下载,蜗牛扑克网站,蜗牛扑克下载,www.allnewpuke.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福利吧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mfl8.com/7517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